湘鄂情创始人海外躲债两年后,回国抢夺“湘鄂情”商标

2017年7月14日03:14:19 发表评论 135

孟凯有些焦躁,他倚着红色的沙发后背,右手在浑圆的肚皮上揉搓,也不时把玩手机。手机终于响了一下,他迅速的敲字回复,然后在公众号文章间机械地滑来滑去。

沉默。

他是“湘鄂情”的创始人,在过去近4年,经历多次杂乱无章的跨界转型后,公司已经更名为“中科云网”(现为“*ST云网”,002306.SZ),孟凯依旧是控股股东,拥有中科云网22.7%的股份,但股权已经被多重冻结;其余股东持股非常分散。

湘鄂情创始人海外躲债两年后,回国抢夺“湘鄂情”商标

他早前远走海外两年半躲避债务及调查,2017年5月26日刚刚入境回国。关于过去种种,特别是上市公司控制权,孟凯有诸多忌讳,欲言又止。

同样忧心孟凯行踪的,可能还有79000多人,他们是“中科云网”的小股东(截止2017年4月29日)。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正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而控股股东孟凯所持的股份,也随时可能被拍卖。

现在经营中科云网的是王禹皓——湘鄂情餐厅里早年的熟客、孟凯曾经信任的代理人,以及现在的仇敌。

今非昔比

湖北人孟凯做菜的手艺不错,特别是那道红烧肉,曾是湘鄂情的招牌菜之一。

1995年,孟凯在深圳蛇口石云路开了家40平米的小店,叫湘湘菜馆。两年后夫妻俩把菜馆扩建成湘鄂情酒楼;1998年,他们的第二家店在南油大道旁开业。1999年孟凯来北京,把湘鄂情北京总店开在了定慧寺,正是这家店开启了他生意最风光的几年。深圳、北京、上海……湘鄂情的佳肴有了一大批食客追随。其中一位就是现任董事长王禹皓,孟凯与王禹皓相识就是在餐厅,二人现在已经反目成仇。

2009年11月11日,湘鄂情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成为国内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民营餐饮企业,孟凯身家也因此一度超过26亿元。  在早期,即使在湘鄂情上市后,孟凯曾一度保持神秘,外界对其知之甚少。

但今非昔比。

2012年中央八项规定实施后,仰仗政务消费的湘鄂情生意急转直下。湘鄂情定慧寺店曾经在开业后的第三天,所有包间就爆满,这让孟凯敢以高息借款来扩张门店。早年孟老板也经常跑到每个包间敬酒,结交朋友。

高端餐饮出现困难时,孟凯想在餐饮业内寻求转型,包括团膳及大众餐饮方向。但二者对公司的贡献难以抵消高端餐饮的迅速下滑,草根创业者孟凯自此开始眼花缭乱的尝试,依靠他在湘鄂情的股权和绝对的权威。上市将这家餐厅勉强塞进了现代企业规范的框里,但似乎没能改变更多。

餐饮业务衰落、盲目转型失败……2015年年初,孟凯对媒体悲情地喊出,“在各种压力下我的精神濒临崩溃,无力回天,只能拜托万钧了!”万钧彼时接替出走的孟凯出任董事长。

万钧彼时是湘鄂情公司董事,亦是深圳湘鄂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这家公司当时是湘鄂情除孟凯以外的第二大股东。万钧为湘鄂情元老人物,但其并不持有湘鄂情股份。

时过境迁。2016年,中科云网的营收仅仅有1亿,净利亏损5400万。截至2016年年底,其净资产值约为-3170万元。目前上市主营业务为团膳,这是一种向单位提供集体餐饮的服务,比如学校、机关,经营模式比较为单一,如果2017年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继续为负值,股票将存在暂停上市风险。

“回来讨生活”

2017年5月末,孟凯忽然现身故乡湖北,依旧是标志性的亮色Polo衫、浅色裤子,和一众友人举杯庆祝。在那之后,孟凯来到北京证监局,连续三个工作日配合监管部门调查。

孟凯说:“别人都查完了,就剩下我了。我回来把问题说清楚嘛。”他笑的有点儿尴尬。

2014年国庆节左右,孟凯忽然远走澳大利亚,他宣布自己会停留在海外筹款。当年10月12日,中科云网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此后两年多,中科云网在孟凯的遥控之下,管理层经历了数次更迭。海外也并没有可以拯救中科云网的资金,来自国内的潜在投资者们往来香港和孟凯见面,直到他决定回来。

孟凯说:“交易所给发问询函,王董事长(王禹皓)就冲我哇哇叫。证监会、证监局、深交所都不让我讲话,不让我聊(上市公司)控制权之争。我能说什么呢?我是回来讨生活的,在海外也是做餐饮,但赚不到钱,人工成本太高。在悉尼也一直干餐饮,餐厅名字就不提了,亏本卖的,哈哈。”

虽然餐厅投资亏了,但孟凯说他在澳大利亚生活得不错,“天天有酒喝有肉吃,肚子长那么大。我走时是80公斤,后来是100公斤,哈哈疯掉了。”孟凯搓着下巴,“从脸到这里肚子,大了一号”。澳大利亚的生活让有多年高血压病史的孟凯挺怀念,“福利真好,体检都免费。”

对比之下,孟凯不太想聊他在证监局里的三天。

“现在就等监管部门做认定,出处罚通知。“这不是公司第一次被处理,早在2015年12月,中科云网被证监会处罚,因为公司2012年年度报告虚增利润,通过违规确认加盟费收入、违规确认股权收购合并日前收益,以及2014年第一季度报告提前确认收入导致信息披露不真实。这些孟凯任上发生的问题,让证监会决定对中科云网给予警告及40万元罚款。

东山再起?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孟凯想翻身,用外界曾质疑他贱卖了的“湘鄂情”商标。2014年年底,为了筹集资金,中科云网将“湘鄂情”系列商标转让给深圳市家家餐饮服务有限公司。当时的一个插曲是,买家认为彼时有大量湘鄂情负面报道,导致商标价值受损巨大,于是双方将商标价格由2.3亿元下调至1亿元。

之后,家家餐饮将深圳家家湘鄂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转让给自然人李文,深圳家家湘鄂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又在2017年4月申请了“湘鄂情八大碗”商标,这正是孟凯回国后专心操盘的速食品牌。中科云网与上述公司没有参股、控股等关系。

2015年时,中国证券报报道曾指出,商标接盘方家家餐饮的若干管理人员与湘鄂情有渊源,身份包括片区负责人、自然人股东、定慧寺店总助等。  中央出台八项规定后,对以高端餐饮及公务消费为主的湘鄂情冲击立竿见影。

孟凯否认了自买自卖、贱卖之说,他的解释是:“那时候深圳有几个口袋里有钱的投资人,先评估的(商标价格),就定出1个亿。这个不存在(问题),是人家花钱买的。但人家也说,老孟你要的话随时买回去,我们不加价。湘鄂情是老孟创造的,没有人能重新把它做出来。等着我回来、等着我翻身。我现在没钱,所以不是大股东;但从感情上讲,我经营了20年,不可能没有朋友。”

提到友人支持、要东山再起时,孟凯的声音不自觉的高亢。

个性豪爽、爱交朋友、重感情,似乎是餐饮界老板最值得称道的品质。早年他曾对记者称反对员工离婚,因为有小孩还离婚的人就意味着无情无义;他给湘鄂情定的使命是——传播餐饮文化、齐聚人间真情。

孟凯口若悬河的讲述他东山再起计划时,提到的另一个原因是长子孟森想回国创业,“我儿子(在悉尼)线上做网上餐厅,比我线下做的还好,但是都做不大,人口在那呢。他想回国创业,我也一起回来,把湘鄂情整翻身!”

孟凯父子要做的是湘鄂情小馆和湘鄂情八大碗,前者是小规模的大众餐饮门店,后者是速冻菜品。他同时强调这不会和中科云网构成同业竞争,原因是2015年12月中科云网将除团膳外的中餐厅、快餐厅卖给他控制的克州湘鄂情时,已界定他经营餐饮的类型为中餐、快餐,与中科云网主营团膳业务不构成同业竞争。

孟森出生那年,孟凯在蛇口的湘湘菜馆正开业。现在22岁的孟森除了想和父亲开餐馆,还想进娱乐圈。钟爱娱乐圈的不仅有孟森,孟凯也曾试图将湘鄂情往影视方向转型,那一段疯狂的转型之旅可能至今都难有后来者可超越。

湘鄂情创始人海外躲债两年后,回国抢夺“湘鄂情”商标

疯狂转型

在大厦将倾时,孟凯曾对湘鄂情发起一场雾里看花的大营救,但无不一一搁浅。

在2013年7月宣布关闭多家亏损门店后,孟凯主导了一系列并购,方向包括环保、影视、互联网等;并最终在2014年8月24日更名为“中科云网”。

2013年7月26日,湘鄂情先是宣布计划投资2亿元收购江苏中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后者业务是污染治理和环保工程。2013年12月,孟凯又决定加大投资环保,用5100万元与合肥天焱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联合成立了合肥天焱生物质能科技有限公司,持股51%;数月后又宣布拟收购合资公司剩余的49%股权。

2014年3月,孟凯又宣布拟收购中视精彩影视文化51%的股权,但7个月后就停止了这宗收购,原因是公司认真分析市场形势和审慎考虑投资风险。

环保的投资也被叫停,2014年5月因财务核算等问题,湘鄂情终止收购中昱环保;第二家合肥天炎也被叫停剩余股权收购。彼时,公司又有了更时髦的转型方向:互联网、大数据。  孟凯曾尝试以眼花缭乱与匪夷所思的收购、甚至改名“中科云网”,希望能让上市公司受到投资者青睐。

中科云网和上海瀛联体感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成立爱猫科技;和山东广电新媒体有限责任公司合作开拓家庭智慧云终端服务市场;和安徽广电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开拓家庭智能有线电视终端服务……孟凯在接受采访时解释,转型之初收购环保企业是为救急,影视是预收购,也是为了解除公司退市风险,而转型大数据才是终极目的。

2014年的孟凯对餐饮业务弃若敝屣。在一次接受采访中,孟凯被问及餐厅业务,他回答:“餐饮一概不知。我都要剥离了,还记住这些数字干啥?没有用。”3年后,餐饮却又是他心心念念的老本行,盘算着几时能把湘鄂情小馆开到北京、每家店要几十平米、如何用手机收银节省人力。

病急乱投医,是湘鄂情到中科云网转型的最好解释。上述多数转型业务,已经消失在中科云网的业绩报告中,它们的痕迹之一,是曾带领中科云网股价猛增到最高12.45元,是近期中科云网股价的3倍左右。

债台高筑

病急乱投医式转型的另一个痕迹是债务。

7月10日,徽商银行合肥天鹅湖支行起诉合肥天焱、孟凯的案件,在合肥蜀山法院开庭,这是一笔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事情是这样的:欠债的是合肥天焱,2014年5月,合肥天焱与徽商银行签订借款合同,借款4000万元,借款期12个月。上市公司和孟凯分别与徽商银行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分别为合肥天焱提供担保,担保范围包括债权本金、利息、违约金、赔偿金等费用。

孟凯控制的克州湘鄂情数次为合肥天焱偿还,但至今,合肥天焱仍有近1880万的本金没有偿还给银行,产生利息100余万。徽商银行申请冻结了合肥天焱、中科云网、孟凯银行存款近1980万元或查封、扣押等值财产。中科云网也因此在《2016年审计报告》中计提预计负债1920余万。  湘鄂情最终选择出售商标,并由高端餐饮转型转向平民消费,但收效甚微。

不止因这一纠纷,孟凯名下的诸多财产都在冻结中,包括在一栋北京西郊的别墅。房子购买于2014年、价值8000万,彼时他正带领湘鄂情徘徊转型。3年后,孟凯估算房价已经超亿元。

轻啐一声,“当年要是多买些房子,说不定现在能拯救上市公司。”在京的两套房产都被查封,孟凯现在暂住在北四环附近一家不太起眼的酒店里。

在被问及前述开庭时,孟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完全并不知晓会有这次开庭,误以为是另一桩诉讼,那是王禹皓及中科云网,与他雇佣的安保人员,春节期间在办公室起冲突的诉讼。对于所有债务,孟凯态度有点儿微妙——我不赖账,但是现在没钱。

而王禹皓控制的中科云网起诉孟凯损害公司利益一案,已于5月2日开庭,但暂无结论,双方尚在补充证据阶段。

谁的云网?

2017年春节期间,孟凯和王禹皓的直面冲突,让外界重新关注这家落寞许久的上市公司。

两人相识于10年前,但真正合作是从2015年说起,当年1月8日,孟凯辞去董事长、董事、总裁等职务,提议万钧接任,但仅过了半年之久,万钧位置便被王禹皓接替。那时中科云网一团糟,亟待金主,王禹皓开始充当中间人角色。

2015年11月,孟凯授权王禹皓充分行使控股股东相应权利,包括依法请求、召集、主持、参加中科云网股东大会,并行使相应的表决权等相关权利。上述委托事项不可撤销授权给王禹皓,直至委托人将与标的股份相关的个人债务全部清偿完毕为止。

但是,在2016年底,孟凯宣布撤销对王禹皓的授权,并授权给律师陈继;但王禹皓并不认同,双方矛盾升级。

授权更迭的背后,是谁能进一步解决孟凯债务的问题。

中科云网2013年-2014年连续亏损,公司“湘鄂债”兑付违约,加剧了公司破产、股票退市风险。为确保上市公司持续经营,在2015年-2016年实施了重大资产重组事宜,将原有多家子公司打包出售,所得对价收入用于清偿公司债。被出售的包括原有中餐酒楼、快餐、环保及其他业务,中科云网仅保留盈利的北京及周边区域团膳业务。

接盘这些资产的是孟凯,但真正的金主是第三方,孟凯以资产为抵押借款来完成交易,让中科云网成为一个干干净净的壳。

帮助孟凯完成这一任务的是王禹皓和陆镇林,陆镇林协助孟凯贷款4.3亿元,贷款主体是陆镇林的北京盈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陆镇林的中湘实业还代表孟凯购买了中科云网的三栋物业。其中,陆填林以个人及中湘公司资产做了增信担保。

这一系列操作之后,中科云网在2016年5月得以摘星摘帽。

王禹皓在对投资者喊话时,也尤其会强调这一段功绩:“上一次*ST的解决是我带领管理团队完成了摘星摘帽。在上一次摘星摘帽期间,考虑到公司实际困难,普遍降薪,董事长、总裁是我一人兼任,薪酬为税后70万元;管理团队也是在降薪状态。2015年完成债务重组,2016年完成摘星摘帽,(现在)正在积极努力寻找与创造机会,实现公司成功转型。”

但是,仅凭上市公司摘星摘帽不足以让孟凯高枕无忧,“到了2015年12月31日,王禹皓解决了公司债务4.3亿元,但我个人背负的10亿元左右的债务没有解决。”孟凯说,王禹皓曾介绍数家潜在投资方与孟凯签约,但签约后没有一家进一步付钱。

佣金也是纠纷导火索。孟凯在2017年春节前曾提及,王禹皓、陆镇林及他之间签署有协议,但陈继入局之后,如何给付王、陆二人费用分歧较大。

峰回路转?

谈话间,孟凯数次提及“我没钱”,相比要给王、陆二人多少钱,他更在乎自己股票被拍卖的风险,而陈继手握决定权。

2013年12月18日和2014年1月6日,孟凯与中信证券(600030,股吧)签订《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以1.8156亿股股票质押,向中信证券-华夏银行(600015,股吧)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融资4.796亿元。但孟凯无法按期回购,中信证券将孟凯告上法庭,并进入强制执行阶段,这些股票面临被拍卖风险,一旦拍卖,孟凯将彻底失去中科云网。

2016年下半年,经由朋友介绍,陈继在出差欧洲前,和孟凯在香港碰面。合作很快确定,2016年10月14日,陈继的上海高湘与中信证券签署债权转让协议。上海高湘成立中信证券(高湘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

掌控话语权的人成了陈继,他先后共计投入了6亿多元,孟凯选择与陈继合作,授权给陈继第三届及第四届董事会董事、监事会监事的提名权。

然而,中科云网再次更迭主事人的过程不顺利,上市公司谁说了算?孟凯与王禹皓相互不退让,这中间还涉及两人以及陆填林多方关于佣金的未公开协议。

争执持续数月后,陈继与孟凯解除一致行动人协议,随后的2017年6月宣布自己将增持。陈继的目标是二股东地位、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权力。

另一边,王禹皓亦不示弱。5月5日,有投资者挑衅似的问王禹皓: “你想把云网玩死吗?”王的回答是,“谢谢您对我的抬举!本人还没有这个能力。我只想带领公司管理团队让公司走向光明。”

进入7月,面红耳赤的局面似乎有了回旋迹象:6月30日中科云网的董事会临时会议上,全体董事一致同意选举陈继为公司副董事长,王禹皓主持的上市公司也一改早前态度,盛赞陈继“拥有复合型的知识体系以及丰富的多行业工作背景,具备丰富的公司管理、并购等经验。”尽管这与孟凯早前提及的陈继任董事长、王禹皓任副董事长方案不一致。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厨师书籍点击查看
鹏厨
《热销凉菜》图书 2016新版 东方美食出品
随园菜 白常继 著
2017新派凉菜100款-中国大厨杂志社出品
中国大厨经典川菜100款 中国大厨出版烹饪美食菜谱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