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盈利9个亿到亏损7000万,好好的金钱豹就这样倒闭了!

2017年7月11日00:14:20 发表评论 103

五号,七月五号。

二零一七年七月五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王小明和老张在一起,他们会记住这一分钟。

从现在开始,他们就是一分钟的讨薪盟友了,他们守在上海市延安西路的上海金钱豹大酒店相顾无言,

这是事实,谁都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

川渝俗语说:有福之人六月生,无福之人七月死。

作为昔日餐饮豪门的金钱豹选在七月五号这么个日子关闭所有门店,实在有些凤姐儿凉席裹尸的悲凉。

但就像王家卫经典台词所说:这就是事实,谁也改变不了,一切都已经过去。

不过所有的失败都不是毫无意义的,至少在我们看来,金钱豹以身试险,作为一个兢兢业业的扫雷兵,为我们试出了不少行业陷阱.....

金钱豹4年前就已经死了

鼋鸣而鳖应,兔死则狐悲。

想必这是不少餐饮从业者昨晚的真实心境了,从1991年成立的金钱豹KTV酒店,到2003年进军大陆的金钱豹自助酒店,再到后来2011年达到顶峰时被欧洲私募基金安佰深收购。

金钱豹全国店面最多时达到了29家,也曾有过要实现销售20亿元和达成全国50家门店的野望。

但在四年后,嘉年华国际却以两折不到的价格,收购金钱豹品牌运营公司Nice Race99.99%股权,截至2013年底,金钱豹的营业额约9.57亿港元,除税前亏损约2.23亿港元,净负债约3.27亿港元;截至2014年底,金钱豹的营业额为7.14亿港元左右,除税前亏损约2.08亿港元,净负债约4.44亿港元。

自此,金钱豹就已经死亡,现在我们看到的,不过是一具发臭的尸体,身边围绕着的“亏损”、“讨薪”、“负面新闻”、“退卡退钱”等等不过是乌鸦秃鹫,守着枯骨却看不到一丁点肉。

▲金钱豹自助餐厅的对外公告

金钱豹得的其实是慢性病

病症一:固步自封,惨遭市场淘汰

1.消费习惯的改变

金钱豹倒下了,许多网友纷纷发出感叹,称自己攒够了钱,却没机会花了。想起那段青葱的校园时光,为了吃一顿自助餐要偷偷攒上三周的零花钱。扶墙进扶墙出成了那时最大的满足。

而在众多的自助餐厅中又以金钱豹逼格最高,要是谁的亲戚朋友能请上一顿金钱豹,基本上就是给自己贴上了一张“有面子”的标签,举着可以无限续杯的哈根达斯往那儿一站,浑身上下散发着土豪的金光。

时过境迁,上次朋友跟我抱怨,说追求她的男士第一次约会就选在环境不优美,服务不到位,菜品还要自己去拿的自助餐厅,感觉失望透顶。

金钱豹是渗透着中国人对暴富和铺张渴望的代名词,已经适应不了今时今日的消费审美。

它就像是餐饮行业的诺基亚,没有做错什么,而是什么都没做。

2.市场竞争压力的加剧

在整个消费环境改变的情况下,产品细分成为餐饮行业的一个大趋势,大家都在争先恐后地砍菜单,小而精的餐厅越来越吃香,像金钱豹这样大而全的自助餐模式更是被餐饮行业的三高一低压得头都抬不起来,每家店面的面积达到数千平方米,每家新店装修费用动辄上千万元。

2008年前后,大量资本涌入餐饮行业,自助餐模式成为餐饮行业中的傻瓜模式,一不需要了解定位、二不需要决定品类。

从业者更像是在进行一场与消费者之间的赌博,赌消费者的胃口比不上他们的贪欲。

这种傻瓜模式催生了一大批自助餐厅的出现,四海一家、芭菲盛宴、大渔铁板烧等较高性价比的自助餐厅相继崛起,更别提那种遍地都是的45元/客小型自助餐厅,同行的增多导致客流量迅速被稀释。

甚至在无锡还曾发生过原本山寨金钱豹的美洲豹自助餐厅最终挤走正牌金钱豹的闹剧。

▲仿造“金钱豹”的美洲豹自助餐

病症二:资本搅局,剩余价值被榨干

2011年7月,袁昶平将未能成功IPO的金钱豹以15亿元的价格卖给了欧洲知名的私募基金安佰深,那个时候,他还做着有一天去纳斯达克敲钟的美梦,但很快,金钱豹在一段类似于回光返照的盈利期后,开始迅速萎缩。

2015年6月,金钱豹被转手贱卖给了在港上市的嘉年华国际,交易价格从2011年安佰深接手时的15亿元大幅缩水至2.53亿港元。

据其内部工作人员表示,嘉年华收购金钱豹后,并无实际投入,也没有对其一团糟的内部结构进行优化,却“想把金钱豹做好,到二三线城市开更多店。”

但实际情况并没有他们预计的那么好......

盲目的扩张非但没有解决客流量不足的问题,反而导致了资金链断裂。这听起来颇有些娶了个重病的富婆等着她死好继承遗产的架势。

病症三:败絮其中,管理与服务混乱

随着讨薪大军与供应商包围金钱豹最后的根据地,金钱豹内部的种种病灶也被扒开摆在了镁光灯下。

贪污现象基本贯彻了整个上下层,从高管到收银员,不是离职前夕给自己开取10万元的“奖金”,就是收银员LV包买了好几个,甚至还有店长推广完预付卡就携款跑路......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金钱豹这座大堤里,住的却全是贪得无厌又肆意妄为的老虎。

此前微博上有网友表示,金钱豹的服务态度也十分糟糕,为了让消费者办卡,把人拦在门口威逼利诱近半小时,您这不是做生意,您这是勒索吧?

▲网上众多网友对金钱豹服务态度的差评

不说海底捞、西贝这样的大型餐饮企业,就是路边的小面摊,都有自己的一套职工管理办法,奖惩分明,各司其职,权责对等。

且高管的人品必须靠得住,钱是个好东西,君子爱财,但取之要有道。

病症四:毫毛斧柯,定位问题堆积爆发

上文说了,自助模式的餐厅,其定位都是比较模糊的,且适用的消费场景非常狭小。

在传统的消费意识中,自助餐就意味着可以胡吃海塞,这在根本上反映了当时消费者对高端食材的需求与经济条件有限导致的餐饮品类匮乏之间的矛盾。

所以金钱豹过高的消费价格与其自助餐模式之间是存在问题的——毕竟在当时有能力在一餐饭上花费200左右的人,对自助餐的热情又有多少?真正总想去一饱口福的,是那些需要攒钱才能去吃的小年轻。

且这种历史遗留问题随着消费环境与消费习惯的改变,演变成如今无法弥补的沟壑,一度导致金钱豹只能在婚宴酒席上找一片立足之地。

▲金钱豹负责布置的婚宴现场

结语

金钱豹事件让必读君想到了扁鹊和蔡桓公的故事,种种“病症”从皮肤到骨髓,最后无药可医。从皮上看,死于趋势;从肉上看,死于模式;从骨上看,死于内在。

曾经的巨头倒下了,体温还是热的!留给大家的,唯有教训和警醒!

商场如战场,市场、需求之间从来都是充斥着看不见的血腥,正春华枝俏,待秋实果茂。

与君共勉。

厨师书籍点击查看
鹏厨
最新厨房管理案例精选 中国大厨系列丛书 厨房管理
烤鱼配方/配料
东方美食杂志订阅
火焰醉鹅酱料调制视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